【行业观察】融资租赁:增速继续放缓,行业分化加剧

首页标题    行业研究    【行业观察】融资租赁:增速继续放缓,行业分化加剧

融资租赁1

 

 

来源:中诚信国际 (作者:薛天宇,中诚信国际金融机构部非银行业务评级总监、金融机构二部总经理)

 

2018年5月,商务部发布《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指出商务部已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至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监管职责的统一有利于融资租赁行业的规范管理,但是由于融资租赁公司目前仍不是持牌金融机构,与金融租赁公司在政策支持、法律授权和同业业务上的差异仍然存在。

 

不过我们看到2019年以来,各省市金融局逐步开始排查融资租赁企业经营状况、出台监管条例等;同时,随着江西省金融局首张融资租赁公司经营许可证的颁发,或意味着融资租赁公司作为类持牌金融机构的监管方式即将到来、融资租赁行业面临着重整。我们认为银保监会未来或加大对租赁公司的监管力度,监管成本上升将加剧租赁行业分化。

 

在这种背景下,2019年租赁行业的关键词就是“增速继续放缓,行业分化加剧”。

 

2019年以来,租赁公司注册资本金增速继续放缓,说明由于国内经济总体下行,中小企业经营困难,资本市场信用风险频发,租赁公司面临租赁资产信用风险上升的压力,进而业务开展趋于谨慎,租赁公司近期获得股东新一轮增资的难度增大。

薛天宇2

 

近年来租赁公司整体合同规模持续扩张,但增速也明显放缓。截至2019年9月末,租赁行业合同余额为6.68万亿元,较年初增长0.45%,较2018年同期增速减少7.28个百分点;其中金融租赁公司合同余额为2.52万亿元,较年初增长0.60%,较2018年同期增速减少8.97个百分点。

 

负债端方面,包商银行事件触发了大型银行对中小银行及非银金融机构重新授信及加严授信,进程中受到影响的机构包括了大部分中小租赁公司,该类租赁公司的授信受到压缩,融资成本有一定的提升。我们以租赁公司的公开发债情况为例,可以看到主体信用评级为AA及以下(含无级别)的租赁公司的债券发行量在2019年5月降幅明显,平均发行利率明显升高,债券发行量自8月以后才逐渐回暖提升。相反,主体信用评级为AA+及以上的租赁公司的债券发行量和平均发行利率在2019年5-7月保持平稳,表明大型租赁公司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受包商事件的影响较小。

 

资产端方面,租赁公司的资产投放面临较大的信用风险。受宏观经济因素以及部分产业周期性波动影响,近年来企业违约的情况逐渐增多,以债券市场的违约为例,2018年违约企业为52家,违约债券余额为990.23亿元,均较上年大幅增长;2019年1-11月,违约企业为58家,违约债券余额超过1000亿元。

 

根据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对于已经在债券市场上违约的企业,不少租赁公司已涉入其中。例如对于永泰能源,24家租赁公司涉入永泰能源及其子公司的租赁项目,涉入金额高达236.34亿元。根据我们统计的12家已违约企业中,共有80家租赁公司涉入其中,涉入金额共597.34亿元。以租赁公司为统计口径,涉入这12家已违约企业最多的一家租赁公司的涉入金额高达129.17亿元,涉入金额最大的前十家共计涉入350.87亿元。虽然该涉入金额是项目承做时的合同金额,但是仍然可以从侧面看出租赁公司的租赁资产面临着较为严峻的局面。

 

此外,城投类租赁资产作为租赁公司资产投向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该类资产的信用风险逐年加大,陆续有城投类企业发生非标违约等情况,尽管大部分城投类企业的非标违约最终仍实现足额兑付,但这仍体现了部分城投类企业的流动性风险现状。不过在当前信用环境较弱,民营企业不断暴雷的情况下,被认为背靠地方政府类信用城投类企业,仍然受到了众多租赁公司的偏好。根据我们统计的租赁公司涉及7家曾违约城投类企业的业务情况的统计,31家租赁公司共计涉入168.93亿元;其中涉入金额最大的一家城投类企业中,共20家租赁公司涉入业务金额109.46亿元。

 

融资租赁行业受资产端和融资端的综合影响,呈现强弱分化的行业格局,我们以公开市场上发行过债券且数据完整可得的融资租赁公司作为样本。可以看到,随着信用环境的恶化和融资的艰难,新增业务投放愈加困难。自2018年以来,缩表融资租赁公司占比逐渐增大,其中低信用等级租赁公司尤其明显,截至2019年6月末,样本中42%的低信用等级租赁公司较年初产生了资产缩表。与实力较弱的低信用等级租赁公司相比,实力较强的高信用等级租赁公司这个数据只有23%。

 

净利润方面,能部分反应租赁公司资金成本的提升以及已投放租赁资产出现问题而计提减值等影响因素。2019年上半年,37%的中小租赁公司产生了净利润负增长,该比例自2018年以来不断提升。不过对于大型租赁公司而言,由于综合实力较强,受到融资端资金方的更大认可,资金成本上升幅度有限,同时大型租赁公司往往具有更加成熟的风控体系,因此大型租赁公司在经过2018年的调整以后,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负增长情况有所改善,产生了负增长的比例下降到10%。

 

对于行业格局的整体展望,我们预计租赁公司将继续呈现强弱分化的格局,综合实力较强的租赁公司已基本具备较强的风控管理经验,同时融资端也已获得出资方的认可,能够实现稳定的发展;另一方面,风险管控水平差、股东支持弱的租赁公司将逐步出清;对于中小租赁公司,如果能够得到股东持续的资本支持、实现差异化竞争、加强风险管控,仍有可能实现高于行业平均增速的较快发展。

 

从行业选择上来看,传统租赁行业的市场化竞争愈加激励,且同质化较为严重,市场渐入红海。基于此,具有产业背景的租赁公司更易依托股东的资源优势,获取更多的业务增长机会,同时还可以依托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业务拓展。此外,由于在股东业务领域具备较强的专业化水平,无论在前期客户准入和后期的风险处置上都具备领先于同业的先进水平,因此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在业务上的优势,自然会转化为缓解流动性的重要解决办法。

 

一组数据可以支撑我们的想法,根据样本中可进行分类的租赁公司的数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综合类融资租赁公司(更多涉及政信类租赁资产的租赁公司)中资产缩表的家数占比明显高于产业类租赁公司;综合类融资租赁公司净利润下降的家数占比也均略高于产业类租赁公司。我们由此预测具备产业背景的租赁公司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更容易实现稳定发展,该类公司也将加大在股东产业背景业务领域的深耕。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该类业务更容易产生关联交易,因此监管对融资租赁公司关联交易业务的政策修订情况将会对该类业务的未来发展产生一定不确定性。

 

资产质量方面,2018年不良率增加的样本租赁公司家数占比超过50%,且高于2017年不良率增加的家数占比。我们整理了租赁公司2016-2018年不良率的数据,并绘制箱式图。整体上看,2018年样本公司不良率的分化情况要大于2017年,不良的分化形式更加明显。同时,区分不同租赁公司的性质来看,考虑异常值之后,金租因为受到的监管更严、自身的风控能力和水平更高、资金成本低而导致的在项目选择时风险偏好更低等,整体的风险水平要低于商租。2016-2018年不良率是上升的趋势,而且平均值和中位数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2016-2018平均值和中位数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表明金租内部的分化越来越明显。商租方面,2017-2018年,商租的不良率是上升的,但数据分化不如金租明显,这可能是由于部分商租不良认定标准不够严格,资产质量情况没有得到真实的反映所致。

 

最后我们为消除租赁公司规模不同带来的不良率的差异,以租赁资产净额为权重重新审视不良率。加权后的不良率从整体看,2017-2018年有抬升趋势,我们同样对样本租赁公司按照商租和金租进行分组,发现金租的不良率走势比较平稳,而商租有明显的抬升趋势,这主要体现了在弱宏观背景下,实力较弱、风险偏好更高的的商租出现风险事件的可能性更高。

 

关于境内投资者对债券市场的态度方面,我们认为信用债的投资需要稳定的资金来源。短期来看,无论是监管还是市场都不希望市场再出现“类包商”事件。中期来看,在理财回表、同业负债收缩、结构性存款也面临监管的背景下,市场的资金传导机制正在重塑,短期流动性的利好,难以改变境内资金的投资偏好分化,更多的投资资金将集中在高信用等级债券。在此预期下,部分低等级信用债发行难度增大,该类信用债利率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维持高位。

2019年12月4日 16:06
收藏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均选自国家部委、正规公益组织、合法研究机构、企事业单位及相关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站及时删除!